央视专题报道曾震惊蒙城的杀人抛尸案三人受审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10:19

  9月3日上午9点30分,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,由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震担任审判长,马某某、孙某某、王某故意杀人案公开开庭审理,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世斌担任公诉人出庭支持起诉。

  公诉机关指控称,被告人马某某、王某于2015年左右相识后开始交往,并长期保持同居关系。2018年5月间,王某经人介绍与被害人张某某成为男女朋友,后因张某某性格暴躁,遂向张某某提出终止恋爱关系,张某某不予接受,对王某继续纠缠。王某向马某某诉说张某某对其威胁、殴打情况后,马某某遂与孙某某商量教训张某某。

  2018年9月16日18时许,被告人王某打电话给马某某称,张某某又给其打电话,让马某某教训张某某。后马某某从孙某某经营的养猪场内携带两根钢管,返回蒙城县某小区的家中,与王某合谋以租房为由将张某某骗至该小区,并打电话纠集孙某某共同教训张某某。后孙某某赶到该小区马某某家中,与两人再次预谋教训张某某。

  当晚20时40分许,王某将张某某骗至该小区马某某家并将其关入房内,马某某、孙某某冲出厨房手持钢管连续殴打张某某头面、四肢等部位,致其当场死亡。后马某某、孙某某将被害人张某某的尸体捆绑、包裹装入木箱,与王某一起将尸体抬至楼下的三轮车上,由马某某、孙某某将尸体抛入污水管道的竖井内,并将盛装尸体的被子、木箱抛入水沟里。

  公诉机关认为,被告人马某某、孙某某、王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,并致被害人张某某死亡,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针对控辩双方意见,审判长张震当庭归纳案件争议焦点,确定庭审重点,引导检辩双方围绕争议焦点,逐步推进法庭调查、庭审质证和法庭辩论和当事人最后陈述等诉讼程序。刑事部分审理完成后,双方还就民事赔偿部分发表了意见。鉴于案情重大,本案待合议庭评议后将择期宣判。

  该案庭审是亳州中院示范庭之一,庭审持续了8个小时,全程重点突出,程序规范,繁简得当,条理清楚。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及群众等60多人现场旁听庭审。

  在先哲庄子故里的安徽蒙城,有那么一个群体,他们浑身正气、热血忠诚、智慧理性,他们犹如日月星辰,时刻守护着穹顶下的万千百姓。就是这么一群被称为夜猫子的他们通宵达旦,从报案到破案,仅用了48小时就成功侦破一起故意杀人案。消息传出后,群众纷纷点赞。

  2018年11月17日14时,50多岁的老唐按照施工单位安排去维护梁庄旁的排污管。到达维护井口后,老唐习惯性地用手电筒扫了几圈,发现底部似有异物。搭好软梯后,老唐开始缓慢下行。井底光线米处仍看不清,终于到了8米处,老唐看到了异物似是被捆绑着的人手。惊魂后,老唐不顾掉落的手电筒,爬出井后立马拨通了110。

  警情就是命令,蒙城县副县长、公安局局长怀会义、副局长张诗军立即带领侦技民警及辖区派出所等人员迅速奔赴现场,刑侦民警快速下井进行现场勘验。该维护井共分三层结构,井口直径75公分,往下6.5米为第一层结构,再往下为直径1.5米,深3米的第二层结构;第二层结构底部为一圆形平台,平台正中间有85×65公分的长方形洞口,洞口往下直径1.2米的排污管道系第三层结构。在第二层结构底部的长方形洞口,发现一具已经高度腐败呈蜷缩状的尸体,尸体双手、双脚被绳捆绑在一起,脚部还拴着一块混凝土块。因底部光线昏暗,操作平面小,只有设法将尸体运至地面再做详细尸检,但如何将尸体从复杂的环境下打捞出却成了眼前的第一道难题。紧急商议后,现场调来了起吊机,由刑技民警柏传虎、陈庚、漆园派出所副所长葛汉国下井固定尸体。再次入井时,陈庚先将捆绑混凝土块的绳子剪断,然后用救援绳拴住尸体的腿部,地面人员操作起吊机,共同协作先后将尸体、混凝土块捞出。陈庚在用绳子系住尸体时,特意留了10米多的长度,他说“尸体被往上运时,我可以加点力不让尸体摇摆太多,避免过多地剐蹭井璧,影响尸检”。当尸体超过陈庚的头部时,柏传虎撑起了那把伞,尸体沾的水落打在伞上的声音,在狭小的空间里特别入耳,伴随着恶臭,让人非常难忘。此时,陈庚调侃道“以后伞也是我们勘验的标配了”。经过两个小时的辛苦操作,尸体被成功举到了地面。

  详细勘验后,法医确认尸体为男性,40岁左右,身高161CM,颅底骨折,分析为颅脑损伤死亡,系他杀,死亡时间应在两个月左右。此处为抛尸现场,不是作案现场。蒙城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,抽调精兵强将成立“11.17”专案组。至此,一起故意杀人案的罪责终被掀起,法律的惩罚也在赶来的路上。

  死者穿着普通,身上除衣物外仅有6块钱一包未抽完的的香烟,没有其他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,侦查员据此分析,死者生前生活条件一般,很有可能是从事体力劳动的务工人员。经过较长时间的浸泡,尸体已高度腐败,没有辨认条件,明确尸源成为专案组的第一要务。专案组在副县长、公安局局长怀会义的统一指挥下,分为摸排走访、调阅视频等共五组同时展开案件侦查工作。

  法医对尸体检验和提取检材进行送检分析,同时将数据录入全国失踪人员数据库。摸排走访组以现场为中心五公里内进行大范围的走访摸排,重点核查厂矿企业等有无疑似失踪人员。先后摸排走访4个小区,20各村庄,近万名群众。视频组调取现场周边两公里内所有公私监控一个月内的视频,多人分工边调边看,累计查阅300小时长监控视频。同时,充分利用县内的自媒体及在县城城区张贴2000余张“寻尸启示”的方式查找尸源。

  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从局长到侦查员无人休息,更无暇坐下来吃顿热饭。夜幕降临,专案组办公室的灯光彻夜长明,在周边漆黑的映衬下,灯光显得格外耀眼,照亮了一片天空。各类线索不断汇集到专案组的同时,检验鉴定室于18日19时传来好消息,尸体DNA比中前科人员张某虎,安徽淮南人,2011年曾因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被蒙城县公安局行政拘留。

  专案组连夜召开案件分析会,立即指派侦查员赶往死者户籍地核查相关信息及线索,同时各参战民警从各自优势点切入,进行多角度分析。远赴淮南的民警反馈,张某虎常年不与家人走动,其老家方面信息寥寥无几,在蒙城期间的交际也较为简单,留下的社会信息也减较少,案件一度陷入被动局面。

  死者身份已明确,专案的另一组民警也很快获取了死者生前密切联系人员,为蒙城籍女性王某。经走访摸排,王某系死者张某虎生前的情人。侦查员进一步工作发现,王某与张某虎既然是情人关系,但其近两个月却未与张某虎联系,这一点甚至可疑。结合前期走访调查已掌握的材料和细致分析,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员也很快浮出水面。经查,王某的另一个情人马某某及马某某的老板孙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据群众反映,王某长期与马某某保持着情人关系,而后又与张某虎结成情人关系。王某的三角恋行为,就此埋下了罪恶的种子。

  无一技之长,靠打工谋生的张某虎辗转来到了庄子故里蒙城,寻得了菜市场搬运工的工作。工作有了,出租房也有了着落,但形单影只、长夜漫漫的张某虎也开始想入非非了。为了这一目标,张某虎托朋友帮忙。不久后的一场饭局,让素昧平生的张某虎与离异带两个孩子的单身女王某住到了一起。张某虎万万没想到,相识的王某居然成了他的催命符。

  办案民警李纯永介绍说:张某虎因故一直未能成家,而王某曾有过一段婚姻。起初,张某虎对王某疼爱有加,王某对张某虎也非常照顾。甜蜜往往是短暂的,张某虎逐渐暴露出了暴躁的脾气、懒惰的性情,王某也体会到张某虎那无情的拳脚。王某忍受不了提出分手,张某虎不甘愿多次去找王某求和,王某无动于衷。

  为了尽快结束这种被纠缠的状态,王某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另一情人,65岁的蒙城人马某某。马某某系盗窃、拐卖妇女前科人员。两人商议后决定教训下张某虎,将其腿打断。自知年纪较大有可能打不过张某虎,新宝GG注册马某某便想起了自己的老板孙某某。电话里,孙某某不假思索地同意了王某和马某某的想法。9月16日20许,王某拨通了张某虎的电话,邀其到城南新区某廉租房里看看。在张某虎进门后,王某、马某某、孙某某立马反锁房门,并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钢管向张某虎头部挥去,致其死亡。

  水落石出擒线时,副县长、公安局局长怀会义亲自部署,多警联动,制定了周密地抓捕方案,并由副局长张诗军担任抓捕现场指挥长。

  寒风凛冽,加上时值重度雾霾天气,能见度不足15米,给抓捕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干扰,但侦查员心知不能畏缩,必须勇敢向前。4时许,副局长张诗军亲自驾车带队,在村庄各大小出入口布置警力,公开与便衣相结合,织起了一个疏密恰当的抓捕天网。同时,副局长张诗军安排医护、消防等在远处作应急救援。至10时许,抓捕组先后成功将王某、马某某、孙某某抓获归案。到案后,三人对伙同杀害张某虎并抛尸维护井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